正文

管理是当今社会最频繁使用的词汇之一,或许是这个缘故人们反而对其熟视无睹,不屑于顾。比如,所有的组织都认为管理重要,但问管理对组织到底有多重要,几乎没人能回答的出,同时他会认为你有毛病,腹诽你干嘛问这个;再比如,在社会的各种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无疑是最多的,你问他从事什么工作,他会告诉你,他是统计、或是会计、工程师、主任…接着问他觉得自己是管理者吗?他会轻松地说,我不是管理者,我们大领导才是管理者;我曾和许多公司老板聊天,谈及公司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时,他们会敏感地指出,或于市场、资金、人才、设备等其中某个或几个方面不甚满意,很少会觉察到组织的管理有问题,可随着大家对问题的深入,多数终会将成因归于管理,其情景似茅塞顿开、幡然醒悟,然日后重逢你会发现还是老样子……社会中管理者不计其数,可真正懂管理又有几个?古往今来,管理大师也在为管理到底是什么而争论不休。近百年来,管理大师们给管理下了不少定义:譬如,泰勒认为,“管理就是确切地知道要别人去做什么,并使他用最好的方法去干”;法约尔认为:“管理是由计划、组织、指挥、协调及控制五大职能为要素组成的活动过程”;德鲁克认为:“管理就是界定企业的使命,并激励和组织人力资源去实现这个使命。界定使命是企业家的任务,而激励与组织人力资源是领导力的范畴,二者的结合就是管理”;斯蒂芬P.罗宾斯认为:“管理指的是协调和监督他人的工作活动,从而使他们有效率、有效果地完成工作”;赫伯特•西蒙认为:“管理就是决策”。大师们的伟大及其贡献是肯定的,当我们站在大师们的肩上时,也会发现这些定义有的偏向于现象,有的偏向于本质,或许从一定角度上可以回答什么是管理的问题,却很难回答管理是什么的问题,容易给管理者造成,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困惑。

假如把“管理”的内涵作为一个问题来讨论,应该说,它的本质的和绝对的内含乃是由组织生产的并供自我消费的产品。更准确地说,管理是一个组织积累的、内隐的、知识性的产品。并重新定义如下:

管理是公司创造并供自我消费的产品。管理通过自我消费检验出它对公司绩效的好坏,也是通过自我消费来践行持续改进实现自我完善,由此渐渐形成公司异质性的知识存量,存储在组织的记忆中,完成界定和实现公司的使命。这就是管理的本质。至于由这个定义引出的公司该如何运转加工自己管理产品的“管理之轮”,以及加工管理产品的要素,原料和流程又是怎样的?有兴趣的可以了解我的《管理的逻辑》这篇文章,这里就卖个关子吧!

见图 1    管理产品加工示意图

管理的本质是一种产品,而不同组织生产管理产品的能力不同,也就是管理能力的差异,由此进一步细化管理还有级别和境界之分,具体如图2所示。管理在社会的各组织中拟分为三种境界, 25个职称级别。

第一种是自然境界,所谓自然境界,即组织会按照管理者的“本能”或“社会风俗习惯”行事,而对于其所作所为并无或不甚觉解,故又可称为本能管理境界。在本能管理中包含坏管理的全部及好管理的一小部分。其职称分为9级,即从业余9级到业余1级,9级最低,1级最高。目前中国甚至世界上很多企业就处在这个境界,他们大多虽然仍在市场存活,但想要扩张出名却很难。

第二种是功利境界,是组织的管理者能够超越一些自然境界,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组织每做一件事情不但要重视股东利益,更重要的是从公司利益这方面出发,是为功利境界。这种境界的管理者对管理本身已经有了规律性的认知,本身具备了自觉、自由、自律的一些特征,故又可称为自为管理境界。在自为管理中职称分为7级,即从业余初段到业余7段,初段最低,7段最高。目前社会中很多小有名气的企业都处于这个境界,他们对管理已经有深刻的认识和体会。

第三种是道德境界,超越功利境界,意识到组织是社会之存在,每个组织皆社会一份子,皆负权利与义务,并由此觉解到组织不但要关心股东和公司利益,还应该做一些有益于别人的事,为社会利益所为,是为道德境界。达至道德境界的组织的最高管理者已经能够让组织的机体成为一个类生物体,组织本身已经可以分泌出供自我消费的管理产品(激素),故而也可称为分泌管理境界。在分泌管理中职称分为九级,即从职业初段到职业九段,初段最低,九段最高。在国内,达到这个境界的企业不超过200家。

见图二 管理分级图

这种类似围棋选手段位的管理者分级,将管理分为业余管理段位和职业管理段位。评估和区分管理水平的高低,以及找出业余与职业的分界线对广大的管理者认识管理的本质及其自身肩负的使命与责任十分必要,它标志着组织及其管理者在管理上是否入道,是否真正懂管理。

maker_dibuti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