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赵酷拉斯

读者观点

人生管理的逻辑从人性善恶、人性解构、人性警理三个方面释析了关于人是什么的问题。人性善恶为人性之根本性探讨,谓之源;人性解构为人性之形象化示导,谓之远;人性警理为人性适用性戒具,谓之愿。

人性善与恶之论,续中国古代大家之言,权西方文化之识,匹对出所向迥异的两种不同的文化特性,概之以“满足”与“自足”之标签。勾勒出了隐藏于深处的本质人性“分子”,让人视之则通,思之则明。精取康德之作,以自由意志之论,化解了人性善恶之零一矛盾,重置人性善恶之基本假设,使人性善与恶之辩证逻辑得以阶进。人性善恶的嬗变无常,并不因善恶之界混沌难厘,而是自由意志跨时空能动作用的结果。

人性之解构纷呈了复杂人的质属因子(以权谋私、仗势欺人、烧杀抢掠、浮躁、堕落、崇尚自然、勤劳勇敢、人道、人本、宽容、进步、自由、民主、公平、正义),让“什么构成了人性?”这一论题有了全面清晰的立论依据。人性分布之函数示意图,描摹出了现实社会中人性的客观状态,兼具一般性与特殊性,同时也阐述了截位善恶累值之比的重要意义,让社会进步与整体善恶比值之间有了显现化的紧密联系。此外,巧借天使与恶魔之手,牵引出了个体人性之轨迹线,客观存在的势能使得人性好坏之变难易非同。

人性之警理揭示了易被忽视的、普遍存在的、鲜为真知的诡秘。社会人在自然堕落、负能量的潜化影响下,必将在后知后觉中渐向消极。在不同时空背景的情境中,人的行为将被推上善恶终极审判之庭,应警惕那一念之间的抉择。普遍性强加给个体性的枷锁是形而上学人性理论学说的一大示范,以所谓限定性的积极理性标准去规束发展性的异同非主流人性因子,必将使消极负向人性因子嫁体衍变来侵,甚至使过程否定结果。

maker_dibuti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