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早期管理学家的影响是巨大的,长期以来无论是教课书上还是实践中,普遍将管理当成一种行为或过程来理解。由此给当下一些管理者在自我盘点管理时所余存的就只是一些轻浮的回忆而毫无虔敬和诚笃。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人在习惯或潜意识中,将“管理”视同于无关大局的“走过场”,就像很多人锻炼身体一样可为亦可不为,全凭兴致。个人的放纵与任性遂致心安理得,似乎没有哪个人不懂管理,然而真正懂管理的人却凤毛麟角。这是一个关乎广大组织(尤其是企业)生计的问题,其成因是管理者在管理上始终没能入门的认知问题。

德鲁克曾说:“管理也许称得上是20世纪最伟大的创新。”显然在德鲁克眼里,管理的意义与价值是高于当代人津津乐道的时代标志物——蒸汽机、计算机和互联网的。为什么呢?就组织生命而言,这些标志物只能看作组织的生产要素或者生产工具,而管理却是组织生产函数转变的关系。其函数关系式可表达为:

注释:

y—指组织的绩效成果(如,利润、产值、市场占有率、生产效率等)

x—指生产要素(如,人员、土地、资金、设备、技术、互联网等)

f—指x与y之间的逻辑转变关系。(如,y=ax,或y=ax+b,或y=ax2+c,等等,是根据组织的管理水平所拟合的关系模型)

φ(x)—相当于公司的硬件,指各种生产要素在一定的管理模式中形成的资源要素函数,用R表示,即R=φ(x)

g(3A)—相当于公司的软件,指三大管理要素相互作用集合构成的管理要素函数,用M表示,即M=g(3A)

3A—组织的三大管理要素——认知、能力、态度

f就是组织的管理,它是一个组织的能力缩放器。在以上的关系式中a、b、c均是常数,但由于关系式不同,同样的生产要素x,所生产出的y是不同的。就好比说,组织投入的成本是一样的,但其产出却大不相同。f大(即dy/dx大)的组织竞争能力就大,可以生存、发展,f小(即dy/dx小)的组织就会灭亡(因为有竞争存在)。所以f就是组织的竞争能力的函数表达式,其代表的管理就是组织的核心竞争力。当然科学技术也很重要,它是包含在x里的。各组织对当下的一些划时代的技术成果其实是共享的。比如说计算机、互联网等技术,大家不都在使用吗?至于技术资产化及其应用水平的高低,则取决于组织的管理能力。因此,管理不但决定着组织中各生产要素(或条件)的重新组合,同时将生产要素、条件引入生产体系使其技术体系也发生变革,以获得企业绩效或潜在的超额绩效。

组织是依靠管理创造绩效来保障自身持续生存和发展的。组织的绩效还可以用Y=R*M来表示。管理要素M就是组织的能力缩放器,它与相对稳定的资源要素R一起构成组织资产增值的缩放装置。管理要素的缩放功能取决于组织的知识能力、精神文化、品牌价值这些不可转移的无形资产。任何组织皆有此属性。管理的本质就是如何提高管理要素M值的水平,以保证组织的内部管理成本低于外部市场交易成本。所以,某组织的管理要素:

时,则M>0,此时Y>0,意味着组织有绩效增量(利润),具有持续生存与发展的生命力;当  时,则M=0,此时Y=0意味着组织绩效不赚也不亏,尚可维持;当时,则M<0,此时Y<0,意味着组织为负的绩效增量(亏损),组织存在破产灭亡的趋势。

就社会文明而言,凭借上述标志物即生产要素(生产工具)与管理要素(生产函数)的创新,人类在短短的几十年便告别了上百万年所处的“稀缺经济”的生存苦难。然而人与人和组织与组织之间的竞赛以及人类文明的脚步并不会因此而意兴阑珊。未来社会,科学技术必须依托大组织来研发,如果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那么管理首先是产生科学技术成果的生产力,其次又是将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生产力。管理与科学啮臂为盟构成未来组织和社会存在的根本柱石。

maker_dibuti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