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精神

作者:朱大勇

提起工匠精神,不能不说到中国制造;说到中国制造,心中未免悲喜交集。

Made in China,如果波斯人和古罗马人会说这句话,那么他们应该心情激动,并油然而生一种对东方的崇拜,因为他们会想到丝绸,那是一种薄如蝉翼、轻似柳絮、绚若彩霞的既昂贵又神秘的东西。古罗马的贵族喜欢丝绸,不仅因为它漂亮而舒适,更在于它能炫耀身份。他们用了差不多五百年的时间才搞明白,丝绸并非“树叶之毛”,而是吃了树叶的蚕吐出来的丝。在这之前,他们对丝绸只有崇拜。

Made in China,如果古阿拉伯的酋长们会说这句话,那么他们应该会将双手举起来,然后慢慢放下,做出一个洗脸的动作,并在内心中默念,感谢真主赐给他们如此精美的元青花盘子,然后吆喝仆人用这个巨大而珍贵的东西去装来一盘神圣的手抓羊肉。古阿拉伯人是怀着敬仰之心对待元青花的,因为这东西细润如玉,既不是石头,又不是钢铁,敲击却有音乐之声,十分的神秘。他们哪里知道,这东西原本不过是泥土。

Made in China,如果古日耳曼人和凯尔特人会说这句话,当然,他们可能真的会说,他们应该会亢奋,因为这句话会让他们想到那些来自东方的奢侈品,瓷碗、瓷盘、瓷杯等等,这些东西非寻常人家可用,往往专属于王公贵族,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许多人将瓷器藏在柜子里,只有在宴请重要客人时才拿出来使用。那时的欧洲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遥远的东方古国,这些东西只是寻常用品,黎明百姓都可以人手一件。

Made in China曾经享誉世界。在几百年的岁月中,它让域外之人如痴如醉。它的内涵是优质、是精美、是品质,是高超的制造技艺。拥有它便是拥有快乐与自豪。

Made in China之所以能够征服世界,并非全赖地利,更主要的是依赖它强大的基础,这就是匠心精神。匠心,是匠与心的结合,是专业与技艺、专注与责任的融合,是静心做事与踏实做人的融合,是耐心、坚持、精细、极致的融合。因为有了这个基础,Made in China才变得如此强大和坚挺。

然而如今,再提起中国制造则难免让人汗颜。制造水平整体偏低,这已没什么好说的了,最可恶的是,还要造假做假,甚至制造谋财害命的产品。有奶粉添加三氯氰胺的事件,也有一汽大众后悬架断裂的事件,还有河南新乡用皮革废料制作药品胶囊的事件等等,触目惊心。为赚钱,许多制造者已然丧心病狂。如今的中国制造,对外硬不起来,对内连国人自己都不放心。有去韩国美容的,有专程去香港和台湾购物的,还有从日本买回马桶盖子的。这些都不是杜撰。Made in China 这个曾经令整个世界倾倒的招牌,如今的顾客信任度真不敢恭维。

对于制造业,失去信誉等于失去生命。古人懂,现代人何尝不懂?事实上,我们并不缺技术,比之于古代,我们不知高明了多少。我们真正缺失的是古人那种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倾注了良心、融入了责任的匠心精神。虽然砸自己招牌的并非所有的人,但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粗制滥造的制造者绝不在少数。

重提匠心精神,实在是因为我们越来越需要这种精神。我们的松散已非一日,我们的滑落已非一隅,我们整个社会的精益求精的精神都远远不够,制造业需要匠心精神,其他行业也需要匠心精神,振兴国运,首先要从振作精神做起。我们需要重拾曾经的辉煌,我们更需要找回严谨的匠心精神。

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实际上很有难度。曾几何时,我们的“成功学”变得庸俗而势利,什么有钱便是成功,什么机遇大于努力,什么干的好不如嫁的好等等,这样一些思想价值观曾经广为流行。我们的社会更是推波助澜,好像配合式的推出了许多投机取巧而竟然得逞的活样板,让急功近利和机会主义变得触手可及,仿佛普天之下到处都是机会和捷径。如超级女声和超级男声版的嬗变,几个高中生因为唱了几首歌,摇身一变就成了歌星、明星。成功似乎就这么简单。有一年,李宇春的年薪达到两千四百多万。这让十年寒窗的莘莘学子们心中不平,因为绝大多数学子们一辈子辛苦劳作也赚不到这么多钱。许多人的价值观在悄无声息中被扭曲。再如影视造星版,以王宝强之流而论,一个练了几天拳脚的混混,因为给名角配了一场戏,时隔不久就扶摇直上九重霄,不仅富得流油,而且还可以在电视节目中吹牛逼。同样的青春,同样的资质,更何况很多人的才华远胜这些混混,只是因为没有去碰运气,只是因为还在流水线和工地上埋头苦干,天壤之别就出现了。这样的事例不断的出现,不断的冲击着一些人的认知和价值观,干的好不如机会巧,谁还愿意实干苦干?还有在网上晒车的,在网上晒爹的,在网上晒胸脯的,晒来晒去竟然也能名利双收。许多头人由此脑发热,有去认干爹者,有去找靠山者,还有赤膊上阵想靠胸脯打天下者等等。如此乌烟瘴气,投机之心盛行,攀比之风飞扬,人人毛焦火辣,社会一团浮躁,匠心精神赖以生存的文化土壤遭到严重破坏。如此环境,复有几人静心于精雕细琢之事?复有几人尚存古工匠的坚持与执着?复有几人耐心于品质和质量?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也是直到目前依然没有根除的问题。重拾匠心精神,任重而道远。

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只有肩负自强、自救的使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回头的时候了。且不说世界经济竞争日益激烈,单是重拾国人信心以及给自己的企业留一条生路,也必须重拾匠心精神。

树匠心精神,要从改变认知开始,要坚定信念,要抵御诱惑,要静以修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要保持内心的谈定和自信。匠心精神不是学出来的,是修出来的,没有这种认知和心境,什么都修不成。古人学艺,至少三年。在这个过程中,学徒要从最低处做起,脏活累活且不说,有些还要给师傅提三壶,即茶壶、酒壶、尿壶。三年,磨炼的是心性,修成的是技艺。匠心精神正是在这个过程磨练出来的,所以我们必须沉心静气,从基础开始做起。

树匠心精神,还需要专注,要心无旁骛倾尽全力。干将铸剑,三年乃成。雌雄两把,一曰干将,又曰莫邪,寒光似月,削铁如泥。我们看到的是高超技艺,我们看不到的是专注的心血。精美的作品不是三心二意能够成就的,它必是凝心聚力的专注之作。匠心之美正在这份专注中。

树匠心精神,需有尽责之心。古之工匠推崇良心,表现为对顾客负责,也表现为对自身信誉的讲究。学艺三年,有些人出不了师,那是因为师傅要维护师门的声誉。如此严谨的行规,甚至比现在的某些大学还要讲究。这是一种精神,是良心,是严谨,是做为匠人的尊严。如今看来,这反倒是很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的。

树匠心精神,需要弘扬坚韧。坚韧之心来源有二,一曰信念,二曰热情。信念愈坚定,意志愈顽强,虽遇百折而可以不挠。尚需热情,那是一份对于事业的爱,是对于创造的爱,是对于理想的爱,是对于自己作品的自信。有了这些,才会有持之以恒的专研和努力。匠心精神之可贵,其实正在这里。

一真是企业,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产出,我们的作品质量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能力,二是态度和认知。能力不够可以学习和磨炼,但认知和态度必须转变。我们不但要为公司负责,还要对自己负责。我们渴望的成功一定是在脚踏实地的实干中得来的,而不可能得自投机。社会上固然有投机而成功者,但那不是成功的本来规律,充其量算是小概率事件,是没有什么意义也难以复制的。我们应该是理性的,我们要走的路是理性铺就的。因此,我们必必须树立匠心精神。

某种角度看,我们都是匠人,我们虽未雕玉琢器,但我们的作品也需要精雕细琢。如果说我们的优秀和高贵可以用品质来体现,那么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做的更好。让我们多一份沉静,多一份对造物过程的敬畏,多一份耐心,多一份严谨,我们就能逐渐修得匠心精神。

有人还在敲榔头,他们不是在打造Made in China的牌子,而是在砸这块牌子。我们深感痛心,但我们确实难以力挽乾坤。作为制造者的我们,如果不愿意同流合污,我们至少应该先维护好自己的牌子,那就是,用我们的品质向客户证明,我们不仅有技术,我们更有一种严谨的、持续改进的、追求极致的匠心精神。这是我们一真团队应有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