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真导读

在上一节课《人性善恶今再论》中,作者带我们共同温故中国传统文化中思想家孔孟以及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对人性的哲思与妙绘。又从著名电影《英雄》的主人公(一位小偷与英雄的矛盾体)引线,表明了作者对人性善恶的基本看法,本节课我们从正态分布入手,以科学的视角展示人性到底如何。同时,对人性的探讨已有结论,本辑课程结尾之际,小真将作者躬身践行得出的一些宝贵经验分享给各位读者,看看我们在生活中经常犯哪些错,这些恰恰是我们需要十分警惕的!

正文

图3:人性分布示意图

如图3所示,我们不妨这样来为世间的人做一番描述。假如我们设置一个绳索式的装置,中间是钢丝绳,其右端由代表极善的天使之手牵着,其左端由代表极恶的撒旦之手牵着,且右端高于左端。那么我们根据人世间每个人其善与恶的含量比例的不同,就可以描绘出人类在这根钢丝绳上分布的大略情况。大家可以看到挤在平均值(μ)附近的人是最多的,整个人类分布大致呈现为正太分布的形状:绝大多数的人在阴影部分,在这部分人当中,大约有50%的人的状态属于浮躁、堕落型,他们处于μ左侧,处于μ右侧依次又可分为两大类,分别是崇尚自然型和勤劳勇敢型,假设他们分别为40%和10%;在阴影的左侧是极少的我们认为偏恶的人,比如以权谋私、仗势欺人甚至烧杀抢掠的人;在阴影的右侧是极少的经过长期修炼的我们认为称得上偏道德高尚的人,如那些执着于人道、人本、宽容、进步的人,向往并努力践行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的人。这就是整个人类道德分布的情形。

平均值μ是由善和恶的相对含量确定的,比如欧洲人在启蒙运动之前它的μ假设是由40%的善和60%的恶组成的,到了现在它的μ也可能改善为52%的善和48%的恶构成的了,因此平均值μ的大小决定着不同时代、不同区域人群的道德水平。人类文明的进步即可看成是μ不断地延坐标轴上向右移动的过程,反之亦然。

至于每一个人,我们可以将之看作一个置于钢丝绳上一粒小的钢球,他不管是处于何处都是善与恶的统一体。所谓善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是具有较多正能量的人,这些人偏向于利他、勤奋、积极、艰苦奋斗、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这样一些人;所谓恶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是具有较多负能量的人,这些人偏向于利己、懒惰、悲观、、宽于律己严以待人、己所不欲偏施于人等这样一些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出自论语,子贡问曰:“有一言可以终生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恕者,将心比心也,修己以安人,推己及人。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出自周恩来。《增广贤文》中也有相似的一句话:“以责人之心责己,以恕己之心恕人”,意思是说,以严格要求别人的态度要求自己,以宽容自己的态度宽容别人。

由于钢丝绳是左低右高的,作为个体这粒小钢球便会有一种自然的向着恶魔之手滚滑的力,这就是人性在缺乏觉解和向善意识的情形下客观运行的规律或者趋势。

在谈完人性,也许有人会发问,即使我了解人性,理解你上面所说的,但这些都是客观不能改变的,又与我有何关系,我能做什么呢?是的,你的确会有所收获,这是人性探讨下我总结得到的四条规律,也是每个把优秀当成习惯的人应该警惕的。

人性有自然堕落的客观趋势

在第三辑《什么是人生管理》中,我曾介绍了习惯变迁示意图以及本期的人性分布示意图,其中,习惯变迁图是一个直角三角形,习惯处在最长边上,因似斜坡所以总有一个力使习惯朝着坏习惯恶化,使人性具有自然堕落的趋势,这个力其实就类似自然界中的地心引力,所有人性都会受到这个客观力的作用,它就像人性分布示意图中那只伴随人性的永恒“撒旦之手”。古语说:“苟不教,性乃迁”就是这个道理。

好人坏人只在一念之间

正因为有“撒旦之手”的存在,世上不存在百分之百纯度的“好人”。但由于自由意志和环境的作用,也绝不会有“十足恶人”。所以正如《人是什么-人性善恶今再论》中所说“人是善恶统一体,由自由意志决定着人的善恶”,“好人”与“坏人”的界限其实只在一念之差,虽然看起来具有主观性,但这个“念”也就是自由意志其实是客观事实之于个体的印象,会受到环境,立场等的反射。无论是“本人”的“自由意志”或者“外人”的自由意志,就像上面《英雄》这个故事的主角,他作为小偷其实是不折不扣的“坏人”,但在“遇难人”特殊时期的客观环境下,在他们意识中,小偷又在一念之间成为名副其实的“救命活菩萨”。因此我们每个人都不应当给自己或别人代上“好人”或“坏人”的标签,而应当时刻具备警觉性、怀疑性这样一种暗示,无论是自己或是他人。

负能量的影响力远远大于正能量

组织中,想要形成积极向上的正持续力往往很难,但是负能量一旦出现无需助力便会像病毒一样放肆蔓延,比如组织中一个人发牢骚会得到很多响应者,导致整个组织士气下降。生活中,一个寝室想要形成学习氛围很难,即使形成,想要持续也难上加难,但是想要结盟打游戏大家却都很带劲,不用领导者牵引,每个人都争着去做。究其原因,还是每个人都有人性自然堕落的趋势,一旦这种趋势在某种场合下,得到外界的认同与呼应,而这种认同和呼应因为人性的“堕落共通”来的比正能量容易得多,而且会不断蔓延加强形成恶循环,接着会连本来有的那一点愧疚之心也烟消云散,心安理得的堕落下去。

 以普遍性去阉割、取消、淹没个体性。

这就是“生命中不堪忍受之重的本质主义的肆虐”。如,“三纲五常”以理论(伦理)的方式表达了普遍性对个体性的压抑,这种情况在国家或组织中极易出现,统治者(领导)为了统治利益的需要,极力压制个体的个性,这已成为我们的传统文化,而这无疑对个体进步甚至国家及组织的长远进步是弊害无穷的。

这四条规律所导致的现象可描述为两句话:我们爱天使,却与天使渐行渐远!我们恨恶魔,倒与恶魔越走越近!听起来有一点悲观,大家扪心自问,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maker_dibuti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