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真导读

在《如何看待人生高度》一章中,作者提出了四个概括人生高度的理论化模型,并着重分析价值存量和价值增量与人生高度的关系。“价值存量意味着你的现在,价值增量意味着你的未来”“想要达到更高的人生高度,就必须积累更多的无形资产”。在资源要素一定的条件下,想要达到更高的人生高度就必须重视管理要素。本章《决定人生高度的要素》将关注重点转移到决定人生高度的管理要素上,通过作者独创的管理3A素质模型,为积极向上的你从认知、能力和态度三方面完善人生管理提供完整的方法论指导。其中,本篇《管理3A素质模型篇一》将首先从认知上厘清小我与大我的矛盾。

正文

之前我们在分析人生高度的理论模型时讲道,决定人生高度的要素在本质上由两大部分组成:一是资源要素,二是管理要素。通常我们将资源要素比作硬件部分,把管理要素比作软件部分。这一章着意研究讨论作为软件的管理要素问题。

通过对人类学、社会学、管理学、心理学、行为学等相关理论的综合,我们认为管理由三大核心要素构成,即认知、能力和态度:认知是指通过对小我与大我的基本认知假设,完成人生目标(使命)的界定问题;能力是指通过对学业与实践的有机结合,解决实现人生目标(使命)的知识积累(核心能力)问题;态度是指通过私利与道德的平衡取舍,承担和建立追求人生目标(使命)的价值观、人生观等问题。在人生的管理实践中,认知、能力和态度它们之间是一种交叉关系,三者互相影响、彼此交融又相互促进。鉴于三大要素的英文首字母均是A,因此我们将这个管理要素模型又称作3A素质模型。下面我们分别对3A素质进行分析。
小我与大我的矛盾——认知

人与世界的关系,在其现实性上,是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主体本身我们既可以把它作为一个“小我”来把握,也可以把它作为“大我”来把握。当作为“小我”时,我们展现了每一个生命的个体都是感性与理性的矛盾的存在。当我们知道人之所以为人,在于它不仅仅是一个个体生命的存在,它还是全部社会关系的总和时,这个主体,它本身就成为一个“大我”与“小我”相矛盾、相统一的存在了。所以,“我”自身在我的意识当中,既是作为“小我”的存在,又是作为“大我”的存在。那么“我”作为“小我”与“大我”相统一的“我”,便是一个社会性的存在,所以它构成了一个“我与社会”的关系。

马克思有句名言,“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作为全部社会关系的总和,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关系,于是又是一个历史的关系。“小我”与“大我”的关系以及处理这种关系的能力,不就是我们前面说的“合作”的问题吗,不就是我们常说的情商吗?即构成了我们这里说的——认知的问题。

我是一个个别与普遍的对立统一,即是“我”的自我意识。从个别性看,“我”是作为独立的个体而存在,“我”就是我自己;从普遍性看,“我”又是作为人类的类分子而存在,“我”又是我们。由于大我具有明显的层次性,不仅构成了人的无限丰富的社会性内涵,同时也让小我与大我构成主客体关系。

在人类存在的历史当中,有两种最基本的人类存在状态:

一种是没有选择的标准的生命中不堪忍受之重的本质主义的肆虐;

一种是没有标准的选择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存在主义的焦虑。

这两种状态,其实是因为人自身的个体性与普遍性的矛盾产生的。当我们用普遍性去压抑、阉割、取消个体性时,人们是一种怎样的存在?那必然是一种生命中不堪忍受之重的存在。中国之两千多年来,一直到今天,不都是这样吗。这是一种本质主义的肆虐。反过来当我们用个体性去消解了、拒斥了、取代了普遍性的时侯,这不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自私的人吗,在你的主观世界中好像你周围的人与事都欠你的,而客观世界好像和你又没有什么关系,有没有你都无所谓,在这种状况下你是什么感觉?那岂不是一种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存在吗?

所以小我与大我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一种个体性和普遍性的矛盾,当这种矛盾达到统一的时候就叫自由。我们说个体性体现的是他的“从心所欲”,说普遍性体现的是他的“不逾矩”,二者结合就是自由,这就是我们说的认知。企业管理也是如此,我们要明白企业对内要什么,对外要什么,给自己确定企业发展的合理目标,既兼顾企业的利益,又兼顾企业应尽的责任义务。

因此一定要兼顾统一好我要什么与我们要什么,即人与社会之间的矛盾关系。处理好社会的价值理想、价值导向、价值规范与个人的价值目标、价值取向、价值认同之间的矛盾。

认知就是如何统一小我与大我的矛盾(如图6所示),或者说如何把我要什么与我们要什么综合起来的一种自我意识。数学表达式即:认知=小我×大我。在实践中,我们认识小我、大我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他们是相辅相成的。彻底的小我就是大我,彻底的大我亦是小我。

 

 

 

 

 

 

 

 

 

 

maker_dibuti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