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辑 序言-人生管理的启蒙仪式

小真导读

在上一期的序言中,正式启动了人生管理逻辑的开幕盛会,这一期,小真将带您走入晏总的人生管理的启蒙仪式,带您体味人生四种不同境界的觉解,感受古往今来启蒙的革命性意义。

正文

上一节序言结尾处提到了冯友兰大师的“四境界说”,他说,人在社会中分为四种境界,第一种是自然境界,所谓自然境界,即人会按照“本能”或“社会的风俗习惯”行事,而对于其所作所为并无或不甚觉解。如放大假期间的旅游,既费时间又费精力。这种旅游被人编成顺口溜:“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景点就拍照”虽然劳民又伤财,但大家都相互效仿,跟风而上。又比如我们2008年地震的时候,有人说都江堰的化工厂被人搞破坏,有可能整个成都都会没有水喝,大家就蜂拥而上的去抢水,我也跟着去抢,没办法呀,我父亲让我去,我母亲也让我去,我妹妹也叫我,其实我去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水最多到明天下午就会来,而且这个事件一定会在当天下午澄清,但没人理会。过了没多长时间又说日本核电站泄露了,大家开始抢盐,这一次我死活都不去了。这种东西都是人们对事物没有自己的觉解,也就是别人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别人打麻将,我就打麻将,别人看戏我跟着看戏,别人找女朋友,我也急着找女朋友,其实很多的人也就这么昏着头走完了一生……。这些人不能“觉解”做事的意义,如是所为遂无意义,或很少意义,类同于机械与动物,故而,冯友兰将这种境界叫自然境界。整个社会,90%以上的人都属于这种境界,都在做这种境界的事情。

他说的第二种境界,是指人能够超越一些自然境界,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每做一件事情都是从一己私利这方面出发,就称之为功利境界,这种境界的人也不少,但是这种境界的人比自然境界的人要高明、高贵很多,他至少对事物已有所觉解,认识到自己有做事的目的和方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简单的说就是活得有点像个人了。自然境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大家在这么做,所以我也要这么做。当然自然境界与功利境界并不是全异关系,而是一种交叉关系,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地点、背景下可能表现出不同的境界,譬如在“八小时内”他处于功利境界的状态的时间就会多一点,在“八小时外”他处于自然境界的状态的时间可能变多一点。

那么,超越一己私利,意识到人是社会之存在,每个人皆社会一份子,皆负权利与义务,并由此觉解到他不但要关心自己,还应该做一些有益于别人的事,为社会利益所为,其结果皆蕴利他之道德意义,是为道德境界。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从功利境界到道德境界有时只有一线之隔,它们之间也是一种交叉关系,一个是关心的人少,他只关心自己或者是他的亲人、朋友,这种人我们把他叫功利,而多关心一些人,眼界、心胸放宽点,考虑更多的人利益的时候,这种境界就是道德境界。

最后,一个人可能了解到超乎社会整体之上,还有一个更大的整体,即宇宙。他不仅是社会的一员,同时还是宇宙的一员。他是社会组织的公民,同时还是孟子所说的”天民”。有这种觉解,他就为宇宙的利益而做各种事。他了解他所做的事的意义,自觉他正在做他所做的事。这种觉解为他构成了最高的人生境界,就是天地境界。

这四种人生境界之中,自然境界、功利境界的人,是人现在就是的人,道德境界、天地境界的人,是人应该成为的人。前两者是自然的产物,后两者是精神的创造。自然境界最低,往上是功利境界,再往上是道德境界,最后是天地境界。它们之所以如此,是由于自然境界,几乎不需要觉解;功利境界、道德境界,需要较多的觉解;天地境界则需要最多的觉解。道德境界有道德价值,天地境界有超道德价值。生活于道德境界的人是贤人,生活于天地境界的人是圣人。这就是冯先生的四境界说。

大家现在不妨反思一下自身,看一看你属于哪一境界?我经常和大学生聊天发现,你们在年龄上早已成人,同时也读了十好几年的书了,但是多数人在思想上还仍然是个孩子,还没有成人。思想与年龄的发展不能同步,接受社会中属于“自然境界”的东西很快,这些东西就会使我们的意识变得焦虑甚至无法辨别方向,似乎很难驾驭自身,于是只能随波逐流,彷徨、浮躁、堕落、希望走捷径、希望天上掉馅饼等这些负能量的情绪就会冒出来,久而久之,遂成习惯。这就是康德所说的自己给自己强加的一种不成熟的状态,即他说的“咎由自取的受监护的状态”, 这个状态其实也很好理解,我们都知道牛顿的第一定律惯性定律,科学家研究发现,人其实90%以上的时间都在按照我们的惯性思维和习惯在生活、工作、待人接物,这种习惯要想改变是很难的,这就需要康德说的启蒙。我们如何从这种不成熟的状态中走出来,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思想启蒙。说到这大家可能会想,既然启蒙重要,那启蒙就是了。有那么简单吗?没有那么简单,特别是整个大众的启蒙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情……当然对我们在座的大学生来讲似乎要好一点。所以我说,启蒙要从知识分子抓起,知识分子应该担负起这份民族的历史的使命。

世界史还告诉我们,启蒙不仅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历程,而且也是人类文明一个不可逾越的过程。在此我们要强调的是,西方人的启蒙并不能代替我们的启蒙。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别人写了一本书,是不是他出版了就意味着大家就知道呢?即便你读了都读懂了,也未必达到作者的思想高度。所以尽管世界的精神文明已经发展的比较成熟了,是不是别人启蒙了,我们就得到启蒙了?像法国的启蒙运动在18世纪搞了一个世纪,是不是法国得到启蒙,其它国家都得到了启蒙?不是那么回事。广义地讲我们可以认为启蒙的过程就是人类文明不断发展的过程,当然我们这里说的是康德式的启蒙。我说一个定量的概念你们也许不相信,在我看来我们与西方文明的距离至少相差300年,我说的300年的含义是我们再花300年的时间,能否达到西方目前的社会意识形态的文明水平,这还不包括他们这300年发展的增量。

这听起来的确让人很无奈,很无奈人类的精神工作就是如此的迂缓。中国早期的精神工作,譬如在春秋战国时期,并不比西方落后,但是,秦朝大一统后这两千多年来,我们这方面的工作几乎处于一种原地踏步的状态。当然黑格尔早也有概论:“中国很早就已经进展到了它今日的情状”,他说“世界精神从一个范畴到另一个范畴,常常需要好几百年”。所以如果问我中华民族当下什么事情最大最重要,我会毫不迟疑的回答,精神思想的启蒙是中华民族的第一要务,因为我们这一块的工作在全世界193个国家当中的名次是趋近末端的,它和一个国家的受教育水平完全是两码事。精神思想的启蒙必须从教育抓起、从大学生抓起,甚至要从学龄前儿童、小学生、中学生抓起。遗憾的是我们这方面的工作亦如中国的足球一样苦难不幸。然而,足球之不幸输的不过是一场世界大战的游戏罢了,像现在正举办的巴西世界杯,而思想之不幸却关乎一个民族的兴衰存亡。这是本讲座我想作的两点说明。也可以作为本讲座的导言部分来理解。

maker_dibutiao2

第一辑 序言-人生管理的开幕盛会

小真导读

我们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却有权决定人生的高度,因此可以决定整个生命的面积和轨迹。人生管理逻辑大讲堂终于开课啦!小真接下来将带领各位读者走进人生管理启蒙的大课堂,领略别具风采的人生管理逻辑。首先,进入第一辑序言部分。

正文

近些年,我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就是为管理布道,为现在或者将来的管理者传播管理知识。并将之视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甚至视为天职。那么我为什么会用心做这件事情呢?或者说做这件事的意义何在呢?说到底就是一句话——因为管理太重要了,管理无处不在,却容易被忽略。

正如德鲁克先生所言:“管理也许称得上是20世纪最重要的创新”。概略的说,自上世纪下半叶开始,凭借管理学的巨大成就,人类在短短的几十年里便告别了上百万年所处的“稀缺经济”的生存苦难,居然可以像小孩跳进糖果店一般置身于“过剩经济”的“幸福”状态之中,社会悄无声息地实现了从工业社会到知识社会的转型。从这个意义看来,影响人类文明真正的伟人不该是那些叱咤风云的政治领袖,而应归功于泰勒、德鲁克等缔造管理学的人们。管理的重要性,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视角来观察,在整个社会经济生活当中,从事管理工作的人的比例是最大的,而且这个比例还在不断地增长。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还会达成这样一种共识,不仅组织需要管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也都需要管理。管理以及支配我们落实管理的思想,已经成为我们应对这个激烈竞争的时代,每一个人身上一种必备的素养,一种人之为人必备的素养,否则你就很难活出个人样来。然而懂管理的人,在我看来却又是凤毛麟角。这就是我愿意做这件事的原因。

今天,我非常高兴能在此与大学生讨论人生管理的话题。我其实一直认为与大学生一起讨论、交流人生问题是一件很有意义的活动,因为知识分子是人类发展到现阶段的中坚力量,你们肩负着中华民族的未来与希望,所以与你们交流的投入产出比应该是最大的。而且你们最可能被唤醒,将来你们也最有力量。

下面我们进入本讲座的主要内容。

首先,从显性的层面看,“人生管理的逻辑”这个标题至少有两层含义,第一,人生是需要管理的;第二,人生的管理是有规律可循的。我想这两点至少在表象上大家是没有疑问的。但还有一个有疑问的隐性的问题也需要在这里澄清,即部分同学要求我来做主讲人,是不是因为我本人在这方面就做得很优秀呢?坦白的说我在四十几岁以前其实做得并不怎么样,当然这种不尽如人意是从当下的眼光来看待的,是自我今之视昔的评价结果。比如在我工作职务都做到上市公司总经理、董事长的时候,仍然缺乏对人生真谛的理解,还经常打电子游戏、痴迷于垂钓、经常生活不规律等等,为此虚度浪费了不少光阴。

那么有人会想既然你都做得不怎么样,你有什么资格在此开腔呢,我想能不能开腔不只限于你过去做的如何,更重要的在于你对“不怎么样”有没有忏悔与反思,是否对自己对人生一般性的问题进行过理论性的批判。正因为我过去有这么多的不尽如人意,才促使我关注对人生的一些根本问题的研究与反思,也才好将我的一些心得,在今天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与交流。正所谓“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就是说,你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正如同我今天看我的过去一样。王羲之的之句话如果仅理解到这个层面,就没多大意思了,其更深的意思是说看起来一样,其实又不一样,因为你们看不懂你们的今天,作为过来人的我却能看懂你们的今天。所以,上了一定年纪的人,内心中总有一种奢望,假如能再年轻一次该多好啊!之所以有这种诉求,无非是他认为基于他今天的经验,假如自己的人生路能再走一回,一定会走的更好一些罢了。可大家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不把这种愿望寄托于后人呢?这岂不是一件快事!所以我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份任务。

接下来再谈谈启蒙二字,在我的初稿中是没有启蒙二字的,是我的学生在帮我制作PPT时新增的,我觉得加的挺好。为什么呢?第一,因为我们只有几个小时的交流时间,顶多只能算是一场初级意义上的一言堂式的启蒙交流;第二,启蒙二字实在是我们探讨人生管理问题的逻辑前提,也就是说,假如我们的思想观念中没有需要启蒙的意识,你是得不到启蒙的。进一步说,如果你没有得到启蒙,你是无法践行真正意义上的人生管理的,因此,可以这样说启蒙是人生管理的核心流程,是人生管理的基础与原动力。

那么同学们或许会问,你说的启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伊曼努尔.康德有过一个很著名的定义:他说“启蒙就是让人从他咎由自取的受监护的状态中走出来的过程。”那么什么又是康德说的咎由自取的受监护的状态呢?实际上受监护的状态就是我们长期形成的习惯或成见,一种长期的,无论是工作、学习、待人还是做事的一种习惯或者说成见。这种习惯或成见是自己加之于自己的一种不成熟的状态,所以康德又说,启蒙就是人类摆脱自己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的过程。一般说来,当我们对人性没有一个大致的认识的时候,我们的习惯与成见都是成问题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社会的污染太严重了。平日,我们只关注于有形的污染——如,三聚氰胺、雾霾、化肥农药食品等有形的伤害,这些对我们的伤害大不大,当然大。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比这严重百倍千倍的是社会环境给我们带来的无形的、精神上的污染和伤害。因为从本质上看,人是一个精神实体。冯友兰先生的“四境界说”着意于人之精神境界,对我们理解精神污染,特别是把握人生管理的目标是有帮助的。在下一节人生管理的启蒙仪式中我会详细讲给大家。

maker_dibuti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