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热议】小我与大我之辨析

读者

杜红平

读者感悟

作者从小我与大我两者的关系出发,解决了作为个体的人的人生管理认知问题,也即是人生目标的界定问题。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作为个体,应如何处理好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组织、甚至是个体与国家的关系。

首先谈谈个体与个体的关系。每个个体本身即是小我与大我的统一体,而俗话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的就是个体的普遍性,也即个体之间有着某些相似或是相同的品性才可能聚到一起,在这里个体是体现着大我的境界的。但是,不是仅有个体品性的普遍性才使得人与人之间可能处在一起的,这其中也有个体的某些个性特征的显现起了作用。大我塑造气场,小我塑造的气质,气场需要与整体环境契合,气质则是自我的独特标签。因此,处理个体与个体的关系,应当是既要发挥大我的角色,又要保持自己小我的一面。

其次,个体与组织的关系。个体与组织理想中是互惠互利的关系,如果个体想要用自己的价值观和目标去取代组织的目标,也就是个体希望组织按照自己的目标发展运作,那么这时候个体就只处于小我的世界中,而脱离了组织,最终可能面临组织的驱逐,但这种小我起码是关心组织的消极行为,有的小我只顾维护自己的利益,甚至将组织看作抢占自己利益的敌人而在背后危害组织,这种小我与大我以及背离甚至相斥。而如果组织中的个体随大流,丧失了自己的目标和价值观,最终也会得不偿失。因此,处理个体与组织的关系也需要发挥大我与小我的双重作用。

最后,个体与国家的关系。中华民族的历史向我们展示了历代英雄保家卫国的传奇,包括守护边疆的战士,他们在处理个体与国家的关系时,发挥了大我与小我的作用。在战乱年代,前线士兵不足,国家会征集士兵,古代也有抓壮丁的历史,那是因为很多个体都将小我的个体完全独立于大我的国家中,个体的目标和国家的不一致。诚然,古代封建帝国主义下的国家从本质上来说不是人民的,而是统治阶级的,所以大家欣欣然生活于自己的“男耕女织”小家之中,完全没有大我的意识。这是政治制度下的意识形态所决定的,小我与大我的结合点不能被认同,所以,才会出现中国自秦后一直固步自封,与欧洲差距日渐扩大,在欧洲科技迅速发展之际,中国社会仍在向往陶渊明式的生活,直至近代被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大门后,中华民族每个人心中的大我才在渐渐苏醒,所以拿破仑才会说“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睡狮”,当大我觉醒之时,便是中华崛起之日。因此,正如作者所说的那样,在人类存在的历史当中,确实是有两种最基本的人类存在状态:一种是没有选择的标准的生命不看忍受之重的本质注意的肆虐;一种是没有标准的选择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存在主意的焦虑。只有当个体合理平衡了小我与大我的关系,也才能避免处于以上两种存在状态,实现个体的人生目标。

maker_dibutiao2